Sélectionner une page

2011年,魏壁返乡,被看成一个事件。如果说这个事件引起了人们关注,大抵是关于这位现代乡绅精神与现实的交感命运。 …

2011年,魏壁返乡,被看成一个事件。如果说这个事件引起了人们关注,大抵是关于这位现代乡绅精神与现实的交感命运。 …

2011年,魏壁返乡,被看成一个事件。如果说这个事件引起了人们关注,大抵是关于这位现代乡绅精神与现实的交感命运。

他 从支离破碎的外面世界回到梦溪故里,试图重新构建其精神家园的伦理秩序,在他伊甸园式的挽歌愿景中,既有混沌初开时的浪漫回想,也有小心翼翼企图挽留的残 酷底线。 一把用了四十年的“母亲的镜子”照亮了他心里绵延不绝的温情,他用那些神秘的心事让家园的往昔站在了我们面前。 如果说《梦溪》之一是对农耕时代的一场告别,《梦溪》之二则是一次回归,回归了土地,回归了家园,回归了尊严,回归了安宁。

他在自家老屋后院种上了一排排楠竹,他说:父亲在的时候,那里本就是片竹林,在这一锹锹泥土的过程中,我心里充满舒快,只有这无声的泥土才真正的可信。

当我们看到这些乡愁落脚的痕迹,谁能说魏壁的田园牧歌就没给还挣扎于都市现实中的我们一点启示?

Pin It on Pinterest

Share This